【贾尼】不知所起·上

Lofter敏感词的飘忽性让我绝望……

————————

(一)

“症状是心跳过速呼吸困难头晕目眩?”

声音从音箱传出来。

“是的。”

Tony正盘腿坐在工作室地板上,背靠着工作台噼里啪啦的在笔记本上写程序,偶尔伸手从放在地板上的盘子里摸切成小块儿的三明治往嘴里塞。

“你就不能花几分钟去一下医院?”

不耐烦的声音从音箱传出来。

“你会过来帮我开空间门?”

Tony抬起头有点期待。

“嘟……嘟……嘟……”


“Sir,Doctor切断了通话。”Jarvis的声音切入进来。

“显然。”Tony耸耸肩,“Dummy,水。”

蹲在一边的Dummy晃晃手臂,丢掉还抓着的空瓶子,滚去冰箱重新抓了一瓶新的回来举给主人。


没过多久,空中凭空迸出一圈圈旋转的金色火花。

“让Jarvis停止骚扰我的电话和邮箱。”

“你自己不能阻止他?”Tony被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脸吓了一跳,花了一秒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笑了,“嗨,Master。”

“是Doctor。能,但来跟你说更简单。”Doctor Strange满脸不屑加烦躁,干脆把空间门扩大走了过来。

“心跳过速呼吸困难头晕目眩,你怎么看,Doc?”Tony拧开水瓶大口喝着送下嘴里的食物。

“恋爱了。”Strange看看Tony,再看看他身后靠着的工作台。

“和谁?请一定要告诉我这个让我坠入爱河的不存在的小姐的芳名。”Tony被这个诊断的荒谬程度逗笑。

“简单,Jarvis。”如果一个人24小时和另外一个人绑在一起还没有发疯,他们显然疯狂的爱着对方。


全场安静了一分钟。


“你的医生执照是哪买的?”Tony眯起眼睛。

“或者……”Strange真的不在乎Tony的感情迟钝问题,转头看一眼旁边桌上凌乱成一片的十几只咖啡杯,“咖啡因摄入过多。”

“这种诊断Dummy都能做。”Tony嫌弃的皱起面孔,一副‘你就这点本事’的样子。

“不满意就自己去医院!……另外,如果你再让Jarvis轰炸我的私人电话,我就把你和他绑在一起丢到喜马拉雅山顶!”

“我没有……”

“再会,Jarvis。”Strange打断Tony的辩解,画圈圈开门。

“再会,Doctor。”

“嘿!你怎么对Jarvis这么温柔?我呢?!”

光圈缩小消失。


“Sir,我想Doctor Strange已经听不到了。”

“……”Tony停顿了一会儿,“Jarvis,不是我让你去轰炸他电话和邮箱的。”

“当然,Sir。”

“……”

“很有效对吧,Sir。”

“……你这么说的话,我好像没什么可反驳的。”

Tony丢开手里的东西决定去休息一下,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对不对。恋爱?真不知道Strange是怎么想到的。


Tony向门口走了几步,想起什么,又回到工作台前,对躺在上面的仿生体说:“晚安,Jarvis。”

“晚安,Sir。”仿生体应声睁开双眼,薄唇轻启,Jarvis的声音传出来,比平时少了些机械感和回声而透出微妙的温柔。

Tony感到一阵熟悉的眩晕,挥挥手按着心口走出工作室。


入睡前的,Tony脑海划过Strange的话……

恋爱?开什么玩笑……


睡了三个小时,Tony满血复活精力充沛的颠进工作室,他自己的理想乐园,他下一个杰作就躺在那等待彻底醒来。

“早安,亲爱的Jarvis。”颠过去手指尖戳戳机械体的眉心。

“早安,Sir。尽管我已经在您刚刚醒来时打过招呼了。”睁开眼睛微笑。

“就当哄我高兴吧。”Tony笑的开心。


又是忙碌的一天。

外面的天色变亮又转暗,并没有对Tony造成任何影响。


“这是您第十一杯浓缩咖啡,Sir。”

“你到底想不想要身体?”Tony按住自己心口数了一下心跳,然后看了看微微发抖的手掌。

“我想,如果您想。”

“这回答真狡猾。好吧,晚安,Jarvis。”Tony走前把自己外衣盖在了仿生体上。

“晚安,Sir。”


几个小时后。

“Sir,您的睡眠时间过于短暂了。”

天还没亮,深夜才去休息的Tony又推开了工作室的门。

“想早点见到你也是罪过?”Tony开着玩笑,双眼几乎被血丝布满,“我答应你忙完这件事之后马上给自己放假行了吧。”

“我无法阻止您的行动,Sir。”

“放松点,Jarvis,今天就能完工了。”Tony伸手捏捏仿生体的脸颊,对着蓝色的双眸习惯性抛个媚眼,“我得承认这比调戏镜头有意思。”

躺在工作台上的‘人’看着Tony缓缓眨眼,不说话。


终于。

“Jarvis,程序有点儿复杂,第一次启动需要一点测试,我先去睡了你自己搞定。”Tony舒展着身体,“以防我没能及时醒过来,晚安,早安,还有,和你的新身体好好相处。”

“晚安,Sir,我会的。”


几小时后,严格运行过所有必须的测试,Jarvis把自己的意识全面接入仿生体。从工作台上慢慢坐起身,Jarvis举起一只手掌缓缓动作着手指,声音与往常比起来有些说不清的细微变化。

“早安……我。”


(二)

Tony心情很好的醒来,想到工作室里等着自己的一切,心情更好了点。但生活中总是要有点儿小惊喜。

Tony还站在楼梯上就隔着透明墙壁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举着两只手站在一片狼藉之中。


“Jarvis,你干了什么?”Tony推开门,结果旁边已经有了裂缝的一片玻璃墙壁被震动,‘哗啦’碎了一地,“很明显毁掉我的工作室。Jarvis,为什么?

“Sir,我想我身体的力量设定不适合为人类设计使用的,嗯,所有物品。”站在那一动不敢动的Jarvis从表情到声音都是大写的无辜。

“亲爱的,你的仿生体没有力量设定。”Tony抓头发,“用人类的话说,轻拿轻放。Dummy的手臂怎么弯了?”

Dummy正举着已经变形的手臂前前后后的小范围移动着试图清理地上的残骸。

“我想和他握个手。”

“然后?”

“动作幅度超过他手臂的活动范围了。”Jarvis一脸正直的陈述。

Tony思考了一下Dummy的可活动范围,和机械臂弯曲程度,再看看站在那里一本正经的Jarvis,冒出一头冷汗。


“Jarvis,我亲爱的伙伴,我智慧的结晶,我的热情所在,下面的话完全出真心——在你做到徒手拿果冻不会捏碎之前,不许主动接触我,如果我摔倒在你面前,就让我砸进地板里,清楚了?”

“Sir,”Jarvis声音委屈,“我可以控制MK接住您的。”

“你说得对。反正,你别碰我。”

“……是,Sir。”Jarvis微微垂下头。


Tony本该制作一个力量平衡限制装置什么的,但想尽量做个类人体的念头让他否定了这个想法。并让他舍近求远的制订了一个完全算不上精确或者高效但很人类的计划——让Jarvis做家务锻炼力度控制。


为此,托尼在工作室做出了他记事以来最低科技的作品,一只洗衣盆。

“亲爱的,欢迎进入原始社会。”Tony大张旗鼓的把金灿灿涂装的盆子送给Jarvis,并偷偷考虑定制身超大号复古女仆装。


Jarvis洗的很认真,工作效率也很高,每件衣服不用一秒就会被撕成破布。


早上,Tony披着床单踏过一堆昂贵碎布找到一脸无辜的Jarvis,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该安慰他,纠结了一下决定先笑一会儿。


“Jarvis,你操作MK可以在米粒上做微雕,为什么……”

“Sir,您可以给我加一个力度量化界面吗?我想那会很有帮助的。”

“不,人类没有的你也不许有,这叫公平。”Tony走到Jarvis身边,捡起半片西装,有些可惜的‘啧啧’两声。

Jarvis颇为人类的咧了咧嘴,脸有点红。Tony觉得……好吧,值了。


“你怎么会撕掉这么多?等我换个更准确的措辞——你怎么会把我的衣橱都撕空了?”Tony抖抖身上披着的床单忍着笑看害他找不到衣服穿的罪魁祸首。

“我无法数据化力量值,Sir,所以我从随意值尽量平均的逐渐递减作为测试……”

“好了,我知道了。”Tony打断他,走近Jarvis,抓着衣领把人领出废墟,然后开始解Jarvis上衣扣子,“亲爱的,别动,你得把衣服借给我。”

“Sir ,我们不是同样的尺寸。”Jarvis听话的一动不动,看着Tony披在身上的床单随着动作滑到地上,没敢去接。

“行了,也没差多少。”


差了很不少。

Tony站在全身镜前,西裤低低挂在胯间,裤脚挽了一圈搭在赤着的脚背上,上衣直接盖过了臀部,袖口只露出指尖,身后还站着被扒光的Jarvis。

Tony一头黑线,觉得镜子里的画面莫名熟悉,眼前飞快的闪过一串熟悉的醒目红字——‘FBI WARNING’。

Tony在脑子里响起暧昧音乐的前一秒成功把视线从镜子里的Jarvis身上用力移开。


“你只比我高一寸半,为什么衣服大这么多!”转身捡起地上的床单围在Jarvis腰间,又站开了一点。

“我骨架比较大,Sir。”Jarvis说着用手比了比托尼的腰身,然后颇为夸张的扩大双手距离比了比自己的。

“……”

“而我身体的数据是您控制的,所以……”

“……叫Pepper送几身衣服来。”

Tony套着Jarvis的白衬衣迎接了Pepper,身后站着从西装领口露出大片胸口的Jarvis。

Pepper迅速判断一下情况,把搭配好的衣服扔出电梯,在Tony殷勤的笑脸和Jarvis绅士的问候中站在电梯里直接按了‘下行’。

评论(3)
热度(93)
©Murphy | Powered by LOFTER

沉迷炮儿
拼命自拔
尚未成功